神童平特一肖图
信用評級市場的開放及其影響
來源:上海資信   發布時間: 2019-03-19  瀏覽次數:

2019年1月28日,中國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發布公告,對“標普”的全資子公司——標普評級(中國)有限公司予以備案,同日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也公告接受該公司的注冊,即許可其進入銀行間債券市場開展信用評級業務。一般認為,這標志著我國信用評級市場對外開放進入了實質性階段。而作為金融市場的重要參與者,我國的信用評級機構也迎來新的機遇與挑戰。

我國評級行業發展及對外開放進程

(一)我國評級行業發展。二十世紀80年代末,我國首家獨立于金融系統的評級機構“上海遠東資信評估有限公司”成立。1992年10月,第一家全國性評級機構“中誠信有限公司”設立。此后,隨著企業債券市場規模不斷擴大,評級業務量日益增多,新的評級機構相繼成立。與此同時,評級政策安排相繼落地,極大地推動了評級行業發展:1997年中國人民銀行明確9家機構的企業債評級資格;2005年人民銀行發布公告,明確銀行間債券市場上債券發行與交易需評級;2015年銀監會和中國人民銀行發出聯合公告,明確資產支持證券的發行與交易需評級。目前,在人民銀行備案的評級機構達110余家,從業人員3300余人,總資產超過53億元,評級產品覆蓋債項評級、非債證券評級、非金融企業評級、金融機構評級、主權評級等各種類型。

(二)我國評級市場對外開放進程。1.外資機構間接參與評級市場。2016年以前,我國評級市場不對外資機構開放,因此,外資評級機構一般采取合資、合作等方式參與國內評級市場。并因其持股比例限制,外資評級機構涉入合資企業經營管理的程度較低。如:2006年“穆迪”收購中誠信49%的股權,2007年“惠譽”收購聯合資信49%的股權,2008年“標普”與上海新世紀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在培訓、研究和評級技術等多領域開展合作。

2.市場開放政策的醞釀與落地。2016年12月,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與商務部發布《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將“資信調查與評級服務公司”從限制外商投資產業目錄里移除。2017年7月,中國人民銀行對外公告明確外資評級機構在銀行間債券市場開展評級業務的相關條件。2018年3月,銀行間債券市場交易商協會發布了《銀行間債券市場信用評級機構注冊評價規則》。這標志著我國債券評級市場正式對外資開放。

3.外資機構調整經營策略。隨著評級市場正式對外開放,外資評級機構經營策略已由合資、合作為主轉變為設立獨資企業,以獲得更大經營自主權。早在2018年5月24日,《華爾街日報》就已宣稱,“標普”已向中國政府遞交在華成立獨立評級公司的計劃,并表示將停止與上海新世紀的合作關系。“惠譽”也于2018年初退出了在中國的合資企業,計劃向中國監管機構申請執照以便在中國境內獨立運營。

評級市場對外開放的影響

(一)對行業格局的影響。無論國內國外,債項評級都是評級機構的最主要收入來源。近年來,我國債券市場規模約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長,目前已位居全球第三,僅次于美國和日本。龐大的市場體量和廣闊的發展前景,對外資評級機構吸引力巨大。而評級市場又是典型的“寡頭壟斷”市場。例如在美國,三大信用評級機構合計占據近90%信用評級市場份額。可以預見,在市場開放后,我國評級行業的市場集中度將大幅提升。

(二)對行業發展模式的影響。我國評級行業起步較晚,發展初期主要依靠強制性政策驅動,并一直延續至今。這種發展模式一方面使得評級行業在短期內取得了快速發展,但另一方面也導致評級質量不高,行業公信力不足等問題。市場開放后,國際上先進的評級理念和評級技術將逐步引入國內,同時還將以外資評級機構較高的市場聲譽作為背書,對我國評級行業公信力進行重塑,進而有效提高市場主體評級意愿,提升外部評級有效需求,從而促進評級行業由政策驅動向市場驅動模式轉型。

(三)對評級機構發展空間的影響。據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數據顯示,我國的債券評級業務主要集中在中誠信、大公、聯合、上海新世紀和東方金誠等5家機構。評級市場開放后,一段時間內,外資評級機構的業務可能主要集中于國際債項評級,客戶群體主要以熊貓債的國際發行人、有海外融資需求的境內企業以及境內市場部分具有較高信用質量的發行人等為主;但從長期來看,外資評級機構的市場份額很可能將會逐步提升。

(四)對人才流動和信息安全的影響。外資評級機構在技術基礎、市場經驗及業務國際化等方面優勢明顯,同時薪資待遇也較為優厚。以北京為例,“智聯招聘”上的招聘信息顯示穆迪分析師的薪酬為25000元以上,而國內大型評級機構的分析師薪酬普遍在8000至12000元,差距明顯。優質的成長環境加之較高的薪資待遇對評級專業人才具有較大吸引力。隨著外資機構的設立及業務拓展,必然對了解中國市場的國內專業技術與管理人才產生較高需求,從而引發人才資源的定向流動,國內機構將面臨人才流失的巨大壓力。

我國評級機構面臨的主要問題

(一)機構自身實力較弱。人才資源匱乏。評級機構以提供特定智力服務為主,產品質量和業務發展主要依托于專業人才,屬于智力密集型產業,具有輕資產特征。因此,一個優質的評級機構應當擁有大量的專業技術人員,他們不僅熟悉各種金融資產風險定價模型,具備經濟、金融、法律、財務、管理等知識,還應當掌握受評對象所處行業的專門知識。以國際三大評級機構為例,“穆迪”擁有800名分析師、1700多名助理分析師,“標普”擁有1200名分析師,“惠譽”擁有1100多名分析師。相比之下,我國評級行業的從業人員總數約為3300人,僅與國際三大評級機構中規模最小的“惠譽”總人數相當,而對應110余家機構總數,平均每家評級機構不足30人,并且其中約三分之二人員的從業年限不足3年,具有中高級職稱背景的專業技術人才更是較為稀缺,與外資評級機構差距較大。

研發水平偏低。我國評級行業發展時間短,技術儲備不足,大部分評級機構沒有自己的研發團隊,不具備評級指標和評級模型的自主研發能力,評級方法大多局限于定量分析,定性分析能力較差,評級報告的表達偏重數據描述,行業風險揭示方法及能力嚴重不足。

核心競爭力不足。從市場實踐來看,以國際三大評級機構為例,它們之間雖然存在明顯的競爭關系,但仍然在發展各自比較優勢的基礎上,進行隱性的分工合作。如“標普”緊抓企業評級市場,“穆迪”致力于融資行為評估,“惠譽”則擅長金融機構評級。這種差異化競爭在某種程度上也體現了評級機構的核心競爭力。我國評級機構受政策驅動的發展模式影響,在業務上大都是“通用型”的,無論是債項評級、金融機構評級、信貸企業評級,還是結構化融資評級都積極承接,不同評級機構間業務嚴重重疊,核心競爭力缺失。

(二)利益沖突影響獨立性、客觀性和公正性。收費模式的利益沖突。向投資者收費與向發行人收費這兩種收費模式本身并沒有孰優孰劣的差異。但是,在信用評級機構規模較小、信譽累積不足、缺乏有效監管的情況下,向受評對象收費的模式很容易導致“級別購買”,從而損害評級行業公信力。我國評級機構廣泛采用發行人付費模式,這一方面使得評級機構的收入與業務量成正比,而與評級產品的表現無關;另一方面使得評級機構為了搶占市場份額,在公正性上向付費方發生傾斜,這也是“以級定價、以價定級”等市場亂象頻出的主要原因。 

附帶業務的利益沖突。為了收益最大化,評級機構在對外提供評級服務的同時往往還提供信用咨詢等附帶業務。這些附帶業務的主要內容就是“如何提升信用等級”,這樣的行為難免損害評級機構的獨立性。成熟市場經濟國家為防范附帶業務可能產生的利益沖突,大多不同程度上對評級機構業務范圍作出了限制性規定,如美國規定評級機構的評級業務與其他市場業務必須嚴格隔離。相比之下,我國對于評級機構提供可能有損其獨立性的附帶業務等問題卻未給予足夠重視。

我國信用評級行業的應對策略

(一)從中國金融發展全局出發,正確對待外資評級機構進入國內市場。信用評級承擔著揭示市場參與主體償債能力和意愿的重要作用。從長期來看,評級行業的有序開放有利于促進國內外評級方法和技術的碰撞,推進評級標準、體系趨于一致,提高評級結果的可比性。而且應該看到,隨著自身實力不斷增強,國內評級機構開始逐步參與國際評級市場。2012年中誠信(亞太)信用評級公司在香港成立。同年,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與美國Egan-Jones評級公司、俄羅斯RusRating評級公司組建全球首家非主權國際評級機構“世界信用評級集團”,致力于向國際資本市場提供服務。因此,應正確對待外資持股控股的評級機構,不賦予評級行業以過多的民族屬性。當然,在確有必要的時候,如需從國家安全角度考慮具體問題時,也應在政策層面作出適當的制度安排。

(二)完善監管體系,提高約束力。借鑒歐美等國監管經驗,進一步完善我國監管體系:一是盡快出臺《信用評級業管理(暫行)辦法》及其配套法規,對行業準入、退出標準和執業規范等進行明確規定;二是建立“統一管理評級機構,分業管理評級業務”的監管框架,明確中國人民銀行作為評級行業唯一的監管主體,對于不同市場的具體評級業務分別由各合適的部門實施監督管理;三是建立違約率檢驗機制,對違約率進行考核并向社會公布,對于違約率較高的評級機構給予暫停營業直至退出市場的處罰;四是完善問責機制,對于評級機構因故意或重大過失給評級產品使用者造成損失的,不但追究評級機構及其從業人員的民事責任,還應追究其刑事責任;五是強化信息披露,明確評級機構以統一的格式披露評級模型及核心假設、評級方法及流程、評級收費和評級局限性說明等內容。

(三)加強利益沖突管理,提高評級機構獨立性和公正性。一是改變現有收費模式,引導評級機構采用投資人付費或者分別向發行方和投資方收費的“混合模式”;二是嘗試建立雙評級制度,以市場化方式對評級機構形成相互制約機制,防止由于潛在利益沖突所產生的公正性缺失;三是要求評級機構將評級業務與信用咨詢等附帶業務分離,以保證評級機構的獨立性;四是推動資源整合,以“抓大放小”為原則鼓勵行業內兼并與重組,精簡評級機構數量,避免惡意競爭。

(四)加強交流與合作,儲備專業人才。一是加強與外資評級機構的交流合作,借鑒吸收國外最新評級理論和評級技術,積極參與主權評級的研究和發布,改變我國評級行業總體發展落后、技術能力不強的現狀;二是把握市場發展趨勢,加強產品研發,樹立自身的核心競爭力;三是加強對從業人員的統一培養,建立全國統一的職業資格認證體系和考試制度,提升從業人員素質。同時考慮在高校創建評級專業或是開設相關課程,為評級行業儲備人才資源。

 
神童平特一肖图 快3买大小口诀 比分直播雷速 聚宝盆网页版 二八杠十三字口诀 新濠博亞娛樂大股东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360 3肖主6码三肖六码期期必 中国足彩网 360老时时杀号 北京pk10全天计划